俄罗斯造船厂里的在建舰艇都是小家伙
来源:俄罗斯造船厂里的在建舰艇都是小家伙发稿时间:2020-04-02 08:16:55


小莫就读的达姆斯塔特工业大学也在3月10日之后“关停”。“平时这个时候,学校的图书馆、餐厅应该是正常开放的,学生会在图书馆备考,但因为疫情,学校里的这些公共场所都关停了。”

“以我为例,疫情严重之后,我每次出门都会戴口罩。”小莫说,目前,德国大多数出门戴口罩的,一般是亚洲人,而其他国家的人,戴口罩的少之又少。

【海外网4月1日|战疫全时区】美国纽约市确诊病例已超过4万例,数百名医护人员因防护设备不足感染新冠病毒,布朗克斯区雅可比医疗中心的一名经验丰富的护士称,该中心的医生和护士在执行的是一项“自杀任务”。

3月23日,默克尔宣布,在德国全国范围内限制公共活动,禁止超过2人的公共集会,要求民众在公共场所保持1.5米以上距离,禁止餐馆提供堂食服务等,但是上下班、就医、采购、个人室外活动等不受限制。

小莫说,“若疫情持续到六七月,可能明年初我也无法如愿毕业了”。

3月18日晚,默克尔在向国民发表的电视讲话中表示,此次疫情是德国自二战结束以来最大的一次挑战。

谈到这次抗疫举措中东西方的最大不同,无疑是要不要戴口罩。

卡布瑞拉的同事弗里达·奥兰感染新冠病毒后于3月28日死亡。“一名护士上周末去世了。我们中已经有人生病了。谁来取代我们?”卡布瑞拉介绍说,她每周需要工作三到四天,每次值班时间长达12个小时,从早上7点到晚上7点半,有的时候甚至更长,以看护大批涌入的病人。

卡布雷拉感叹说,尽管媒体报道了防护装备短缺,但似乎还没有传达到联邦政府。“说的直白点,我们在执行的是一项自杀任务。”卡布瑞拉称,一些医生自己购买医疗设备,护士则依赖于社区团体捐赠的设备,护士每天要使用一套纸巾,连续五天使用同一个口罩。通常在与病人接触期间穿的黄色长袍,穿得比正常情况下更长,所有这些都会造成交叉污染。一年前,按照美国疾控中心的指导方针,这些是要烧毁的。”

对于像小莫这样的学生而言,疫情使他们的学业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。“3月中旬,我本来有一场考试的,结果因为疫情影响推迟了,目前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补考。”